六拾

旧时的友人 话说半句你就懂

有时我也不懂 可是你点头

烟离了执烟的手 迷眼

难受得不想呼吸 这才不是所谓的痛

新鲜 

白日 把嵌满灯的黑烟还给我

未闭眼之前 也总想多看一眼

即便在我闭眼之后 心爱的都会存在 

记门派素食自助 觉得站桩流汗洗脸皮肤好好的今天



评论